企业动态 ∠  您当前所在位置:主页 > 企业动态 >
建议完善自由心证的主体
发布日期:2021-11-21 03:34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自由心证是西方国家普遍施行的一项证据制度,自由心证对于克服法定证据之弊端,发现案件事实,准确适用法律具有不可轻视的作用。自由心证制度的确立是对人类认识规律的尊重,是改善我国司法现状的客观要求,是实现实体正义的需要。目前我国建立自由心证制度的瓶颈表现在多方面,譬如心证的形成没有公开,自由心证制度自身存在缺陷,但最主要的还是自由心证的主体存在问题,一是法官不“自由”,二是裁判者的综合素质也难以适应自由心证制度的确立。笔者建议,应完善自由心证的主体。

  独立审判。司法独立是法官形成自由心证之根本前提。自由的意志方能产生自由的心证。排除来自外部的非法干预,确保法官能够自由的形成心证。一是外在独立,正如我国宪法和三大诉讼法均规定的,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,不受行政、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,这是我国独立审判权的法律依据,在实践中仍需要认真贯彻。二是内在独立,赋予法官对案件的自由裁量权,其目的在于为法官的自主决定、自主行为提供一定的空间,自由裁量权意味着只要法官的行为是“在法律允许的范围内”进行的,这种裁量就获得了不受追究的权利,除非是法官滥用职权违法裁判,否则法官不因为办错案而受到追究。所以我国错案责任追究制的妥当性就值得考察了。

  法官精英化。首先,应严格法官选拔条件,对法官素质提出较高要求,即选拔不仅占据道德高地,而且占据专业高地的法官精英,不能让转业军人、应届毕业生充斥法官队伍。其次,还应完善司法考试制度,坚持必须通过司法考试才能取得进入法官队伍的资格,而不能对一些人放低门槛,同时应加大司法考试的难度。除此之外,为了避免外界干扰法官心证的正确形成,确保其在审理和司法裁判之外,还应对法官的薪俸、任期、豁免、惩戒、免职等事项作出了规定,试图通过对法官身份的保障,增强法官作为个体的抗干扰能力。



Power by DedeCms